知识中心

靠谱的青岛婚外出轨调查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知识中心

《一线》 20160822 畸形的恋情

时间:2024-03-10   访问量:2061

然后我又不想回快点回来。

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四十二分,一名黑衣长发女子走进了陕西省延长县的一家银行,随身还拿了一个小的旅行包。

咱们当时看到这个小旅行包以后,就感觉像是要出门出远门。

随后,这名女子在银行柜台取出了一沓现金。他把卡里面的唯一的这个余额一万零六百,也全部在于延长线这个取人之后,这名女子离开了银行消失在监控视频中,真哪画面中的女子叫赵丽,三十七岁,是延长县本地人。

警方正试图通过银行的这段监控视频,尽可能的找出和赵丽有关的信息。

而此时,赵丽失踪已经二十多天了。赵丽的姐姐说,在赵丽取完钱后的第三天,亲戚朋友就联系不上她了。

直到二十多天之后,她觉得妹妹可能是发生了意外才决定来报案的。

而银行的这段监控视频是警方目前所掌握的赵例最后的影像资料。

那么赵丽在离开了银行之后,去了哪里?又见过了什么人,她的突然失踪是有意为之,还是她遭遇了不测呢?

聚焦一线直击现场,女子银行取款后离奇失踪。

警方通过监控寻找蛛丝马迹,他失踪前这个异常的取钱行为,就让我们民警感到疑惑,一段日常的通话记录两个尾号相同的手机号码,对于咱们一般人的这种概念来说的话,就是这种号类似于这种亲情号畸形的恋情一线正在播出。

据赵丽的姐姐讲,赵丽在多年前与丈夫离婚,此后她就独自带着女儿生活在延安。

她本人在延安的一家饭店里工作,这个赵丽是一个比较顾家的人。

虽然说她女儿是这个在学校住校,但是每每一周的星期五下午照例一,就必须得回到这个出租屋,要照顾他女儿就换洗的衣服,呃,做饭他失踪了以后,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给这个他女儿打过电话啊,那么当时感觉也比较反常。

民警随即找到了赵丽的女儿,了解情况。得知赵丽在三月二十三日那天给女儿打了一个电话。

在电话中,赵丽说最近要出一趟远门打电话,说是呃他这一段时间到北京旅游呀,可能就就不联系你了。

因为他在他奶奶家里待他过去一个多礼拜,他就回来,让他在奶奶家里要抢话里给照例放下工作和孩子要去北京旅游,这让办案民警觉得有些蹊跷。

不过他的姐姐告诉了民警,一个十分关键的线索。据赵丽姐姐的这个和姐夫的了解,这个情况的话,就是赵丽在这个呃离开之前就是离开家之前曾经给他俩他们说过,说她谈了一个这个北京的对象,这条线索的出现,让赵丽去北京的假设变得十分合理。

单身多年的赵丽,想必也期待着能遇到一份让她温暖的感情。

赵丽去北京要见的这个人究竟是谁?此时赵丽的家人一无所知。

而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发现,赵丽在失踪前她的银行账户上所有的存款被全部取出。

嗯,赵类这个银行卡里的在六万多元就在陆陆续续的从三月十二到三月二十一日,这期间以后分四次就全了。

警方调取了银行的监控视频,发现,赵丽每次取款都是她本人进行操作。

取款时,她的表情也很自然,没有异常情况。在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他最后一次取款时,随身还携带了一个旅行包,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让警方感到不解的是,照例去北京旅游,他为什么会把自己的六万元积蓄都取出来呢?

调查发现这个赵丽平时根本也不是个大手大脚的人,花钱也比较节俭。

他失踪前这个异常的取钱行为,就呃,就越让我们民警感到疑惑,而且就说他要去北京的话,他也花不了这么多钱。

种种的疑点让警方认为赵丽的失踪并不是偶然,背后很有可能有人精心设计的陷阱,更景人乖美,想拐卖到外地地方,这一个女的也年龄也不达,才三十斤,可以拐卖。

再有就是可会不会可以到这个嗯拐卖去骗去以后到这个传销这个这种团伙里边进行,现在人身是就实际自由了。

针对赵丽有可能前往北京这一线索办案民警对他的相关出行信息进行了调查。

如果是去北京的话,那他一般情况下,他的斜道也安曲,那么到延安去,他有嗯可以乘坐飞机啊火车大巴车都可以。

警方对延安市的机场车站等地进行调查结果,让民警感到有些意外。

火车站和这个机场没有发现他外出的肌肉也调取过这个监控录像,也未发现有这么有这种体貌特征的人乘坐汽车前往北京,在北京也没有这个他的住宿信息,我们就进一步推断,他就没有去北京失踪前告诉女儿要去北京,却查不到任何出行记录,平时生活节俭却突然取出全部积蓄。

赵丽这一系列反常的举动,让办民警大惑不解,也让家人对她此时的处境更加担心。

由于赵丽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延安市,而她的亲戚都在延长线,因此亲戚们与赵丽平时跟哪些人交往更加知情。

为了了解赵丽的社会关系,警方在电信公司的协助下,调取了赵丽手机的通话记录,发现他在失踪前和一个手机尾号为六四七零的人联系十分密切。

三月十九号晚上通话最长时间有长达十二小时,不间断通话,十十二小时,连续通话十二小时。

这在常人看来,十分罕见,说明赵丽和这个人的关系非同寻常,更让办案民警惊讶的是,赵丽本人使用的手机尾号也是六四七零。

与这个通话对象的尾号相同,你的尾号是一样的。对咱们一般人的这种概念来说的话,就是这种号类似于这种亲情号,或者是亲子后,肯定是有一定呃关系或者联系比较亲密的一些人用。

此时,办案民警认为这个和赵丽频繁通话的人,也许知道赵丽的下落。

那么这部电话的耻辱者究竟是谁呢?当民警调查到这个号码的基础信息时,更令他们感到莫名其妙的情况,出现了这个机子。

另外一个刘思琴呢,这个机嘱的是叫赵玉,赵玉,就是这个失来了这个赵丽他侄女,我们想的赵丽和他的侄女,一个姑姑和侄女。

假如说是有这么大的同关量的话,也不正常。办案民警立即找到了赵丽的侄女赵静进行调查。

然而,赵静却说,这个手机号码并不是他在使用他的身份证借给他。

姑姑赵丽用过一段时间,他姑姑用他身份证办的卡,这个卡也不在他的手上,他也不太清楚,用这张卡的人到底是谁?

赵毅用自己侄女的身份证办了两张同样尾号的手机卡,然后自己拿了一张。

那另外一张他给了谁了,他给的那个人肯定和他的关系不一般。

眼下办案民警首要的工作就是寻找这个神秘的尾号。

六四七零。民警通过拨打这个号码,发现他已经处于关机状态。

我们通过调取和赵磊尾号相同,这个六四七零的这个通话记录,发现还有一个人和对方有过通话。

他的这个手机号是实名登记的,是一个女的警方,随后在延安找到了这名女子。

她对办案民警说,这个尾号为六四七零的人,是他在社交软件上认识的一个网友网名叫陕北男人,大约四十多岁。

这个女的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就是说这个人自称她叫李强,就是他是某某某人事局的干部,你的这个人接手有多长时间了?

就是在那个微信微信上啊啊,这好落的大概有半年吧,有半年了是吧啊,呃跟他见过面吗?

见过见过啊,你觉得这个人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是比较爱爱吹牛,他看着他就是说的话他可有钱了。

但是你从他的这个单位呀啊就是他拿的这些,就是你看着他出来的七八糟,嗯,不要花花啊,就开始不是有钱人。

嗯,不是这名女子说,这个叫陕北男人的网友不光爱吹牛,而且还特别有女人缘。

呃,女网友给我们提供的消息是这个微信号边这个男的,他就是经常就是出入于微信各个找群,也就是微微信各个找音乐群,有自己唱歌这种群。

这个男子就是经常是这个群里边唱的,这歌非非常会讨女人欢心的一个男人。

通过这一次的调查,警方判断这个自称叫做李强的男子,就是在赵例失踪之前和他频繁联系的那个人,并且这个李强很可能就知道赵丽的下落,甚至赵例的失踪就和她有关。

还有这个女网友向警方说,李强自称是某人事局的干部。

但是警方经过调查之后,发现某人事局根本就没有李强这么一个人。

因此,警方分析,李强的这个身份应该是捏造的。目前警方仅仅掌握的就是嫌疑男子名叫陕北男人的这个微信账号,一部手机,让警方找到了侦查方向。

也就是说,是他是在延长的南伞上转的时候,捡的监控还原失踪女子踪迹,再现畸形的恋情一线正在播出。

这名女网友告诉民警,由于他觉得李强这个人平时油嘴滑舌,因此在两个多月前,他就不再和李强联系。

为了避免引起李强的怀疑,民警用这名女子的微信,重新和李强取得了联系到这个五月二十一号的时候,这个人以后是他回到咱们延长县城呢在某个宾馆住的,然后咱们就派了一路侦查员去过去在延长县的某宾馆办案,民警见到了李强,经过初步了解,民警,得知李强的真名叫白军,他的真实身份,也并不是人事局的干部,而是一位农民白军。

对民警说,赵丽是他的一个好朋友。在三月份的时候,两人的确有一次彻夜未眠的通话之后,白军还见过一次赵丽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三月二十一日。

嗯,因为对付赵丽给他说呃,他也要去这个北京去旅游,向自己借一一千元这个路费。

然后他们相约呃打电话以后,在延长县这个白家川见面。

白军回忆,当时他是在县城乘坐一辆摩的前往白家川,见到赵丽后,把一千元钱给了赵丽之后,两人就分开了。

分成一个召集资来召集局,就是做什么交通,我就离开了,他也不知道白军所说的这一切,让办案民警有些琢磨不透。

一方面,赵丽在三月二十二日上午,刚刚从银行取了一万多元钱。

白军却说,当天,赵丽又向他借了一千元钱,这有些不合常理,难道白军在向警方隐瞒什么吗?

不过,另一方面,白军也向警方提到了,赵丽打算去北京旅游,这一点与赵丽的姐姐提供的信息完全一致,就在办案民警反复思索着白军叙述。

当中的疑点时,他的一个无意中的举动,让民警突然眼前一亮,这个人在无意中拨打电话的时候,咱们发现了这个这个人拿了一部手机颜色和型号,外观比较和这个和这个石总样这个照例的这个手机非常相似。

所以咱们还有一个侦查员,无意中还问了他一句,说这个你的这个手机是哪里买的那就是说是他是在盐昌的嗯南山上转的时候,剪的。

警方立即将赵丽的女儿叫到这家宾馆。在白军的隔壁房间对手机进行辨认,将这个受害者这个赵丽他女儿辨认以后,这个手机就是他妈子前用的手机。

白军只有照例,平时使用的手机,却对民警说,手机是捡来的。

很显然,这是一个看似有着明显漏洞的谎言。不过,白军说起捡手机的细节头头是道,并且他还回忆起捡手机时,有证人在场是在山上捡的,当时还有他的两个邻居邻居看到了,说是可以给他作证的,就是他建历手机。

按照白军提供的信息办案,民警随后找到了白军所说的证人。我说他在男生上转身捡捡的手机,我说你咋能捡他手机了,你捡你你手机没有吧?

嗯,你看那个手机是个什么什么手机,你想一想就那么个白色的看着还好了。

那个靠一块这个人没有,就他一个就他一个嗯经过调查证人向警方表示,他当天的确看到白军捡到了一部手机,而这部手机恰好属于失踪的赵丽所有。

难道说这种极小概率的事件,真的就发生在了白军身上吗?根据这个白求日交代的他捡手机这些地方。

这个地方以后呃,前不着村后不着地,非常可疑。我们就怀疑赵丽,是不是在这个这个白忠捡手机的这附近被害为了寻找确切的证据,专案组调集了大量警力,并带着警犬在延长线南山一带进行搜索。

马上上。因为咱们在监控上看到他有随身物品,因为小雨欣象,还有他自己的自己的这个提保,看能不能发现其其他的这种随身物品。

奇怪的是,经过一番搜索,民警没能找到任何线索。

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儿了?专案组经过研判决定将侦查的重点转向延长线的白家川村,也就是白军所说的,他和赵丽在三月二十一日最后一次见面,然后又分开的地方。

他和这个赵律师总书也是当时我们还肯定是有关系的。

他说他到这个白家川,他从延长县城起身到这个白家川见过赵磊,我们就调取了这个从延长到白家川的这个监控录像,在白家川村旁边的公路上,恰好有一个监控卡口,过往的机动车都会被监控记录下来。

当民警调出三月二十一日的卡口照片时,一个赤裸裸的谎言呈现在民警眼前,他说他是乘坐延长县城一个两轮摩托一个摩的到那儿的。

但是我们调取这个监控录像的时候,就按他说的时间段就没有发现有摩的。

从那经过办案,民警还发现,当天上午十点四十二分,白军的确来过白家川村,只不过他是驾驶着一辆农用车来的监控峡口,记录下了白军独自驾车时的画面,大约半小时后,这辆农用车再次经过白家川的监控卡口。

尽管驾驶室的遮阳板放了下来,但是办案民警还是认出了白军,更让人感到吃惊的是,这辆三轮车的副驾驶位坐着一个长发女子,这女子究竟是谁呢?

我们让这个把赵丽的女儿赵丽的姐姐这种全部叫过来。

当时用这种照片给他们辨认了他们。她女儿一看这个照片,这就是我妈妈专案组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再次看到了赵吏失踪前的影像。

此时的他正坐在白军驾驶的农用车里,这与白军此前向警方描述的两人见面过程完全不符。

白鸠这个见这个张力这个情况上是说了谎的。白鸠在呃,有意的隐瞒着什么?

尽管这些疑点将赵丽的失踪都指向了白军。但是办案民警根据以往的侦查经验,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们并没有立即质问白军,而是沿着白军当天驾车行驶的方向继续追查,发现白鸠从白家山村离开以后,呃,就沿这个呃,微青公路到了这个安沟乡,这是白军驾驶的农用车驶入安沟乡的监控照片。

从中可以清晰的看见,当时赵丽仍然坐在车上,而在当天驶出安沟乡的监控峡口中,民警却没能发现这辆农用车的画面。

警方分析,白俊和赵丽当天就在安沟乡落了脚,因为安个人街上的这个地方比较小,只有一家小旅馆,我们就找到这个旅馆,老板这两个人你看一下,在你这住过没?

这这两个来的时候可能开一个正好农用三轮来的是农用三轮,你有影响,他好像住过什么费用。

嗯嗯,就在你这哪个房子里住的这就是我主人的标本里面,就朋友去哪里。

这个一个是他们第二场知道不知说他们他们说话话差不多多。

就外地人旅馆老板回忆。当时白军和赵丽两人自称是夫妻,只开了一间房,一共住了两个晚上。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两人离开宾馆,二十三号早上,他们离开赵丽的最后一次通话是二十三号中午经过这好分析的话,那么应该就是这个本尔就是应该最后一次,最后一个起应该是最后一个接触这个赵毅的。

除此之外,旅馆的老板还向办案民警提供了另外一个重要线索招待所。

老板说的话,白军称他们要一块儿去伊川县从安沟乡到宜川县,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二零幺省道。

这条路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监控卡口办案。民警继续在这条路上调查白军和赵丽的行踪。

然而,办案民警却并没有发现白军驾驶的农用三轮车,那么他会把赵丽带到哪里呢?

此时,专案组民警感觉他们离这个失踪的赵丽已经越来越近。

在这个安沟至这个宜川的这个岔路口以后,发现嗯白军这个可能从这个岔路口过去了。

这个岔路过去以后就可以通道呃,通到这个白军,他们家民警分析,既然白军没有往遗传方向走,那么他有可能从岔路口走小路回到村里。

此时,民警的心中又产生了一个疑问,从之前掌握的线索来看,白军和赵丽已经超越了普通朋友的关系。

而白军又有自己的家庭,他会带着赵丽回到自己家里吗?带着这些疑问,办案民警对沿途的村子进行走访调查,很快,一个重要的线索出现了下午北某的邻村有个妇女证实,她坐过北某的三轮车没有见到证物。

赵丽和白军在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离开安沟乡的旅馆。

当天下午,白军出现在自己家所在村子的附近,而赵丽却不见了踪影。

此时,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办案民警眼前,就这短短的几个小时,这个这么多哪里去的赵丽并没有出现在白军家所在的村子中,警方推断,赵丽应该就是在三月二十三号当天和白军离开了安沟乡之后,在去往白军家所在的村子的途中失踪的警方结合掌握的种种证据。

再回想起之前,白军对警方有所隐瞒的态度,认为白军有着重大的作案嫌疑,警方立即对居住在盐长某宾馆的白军采取了强制措施。

可是面对警方的审讯,白军却表现出了非常强烈的抵触情绪。

由于白军拒不交代审讯工作一度无法继续进行,不过很快,一个更为有利的证据出现在了警方面前,拥有妻子的他却因畸形的恋情酿下悲剧。

我老婆对我妻子很好,没有说最饥恶的地方悔恨悲痛,满是伤痕的家庭激情的恋情一线正在播出白军。

今年四十四岁,陕西延长,人家中有妻有子大儿子在西安打工,小儿子还在上小学,妻子在家务农家里的生活来源,主要就靠白军在延长和延安等地打工。

整个调查又发现他的经济情况不太好。呃,然后现在还欠下钱的,还欠仅仅一部分钱。

民警在调查中发现,原本生活拮据的白军。在二零一五年三月份,突然变得出手阔绰,不仅给妻子买了一枚金戒指,还给自己买了一辆农用车,这两人人加起来就将近三万块钱。

我们就民警就怀疑说是这个悲酒哪来这么多钱,突然能买这么多东西。

白军突然之间的变化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联想到赵丽在失踪前曾经连续从银行取了六万多元现金,这些钱连同赵丽本人至今下落不明。

咱们就对北哪的家庭成员的这个所有这个银行卡信息,还有赵丽的这个银行卡信息进行调查以后,分析,其中发现赵丽有一笔呃两万和余笔一万的这个存款取出来以后,存入到了这个本元妻子的账户,这个是这个钱是有两万九千六百块块钱,可以是对上的。

赵丽辛辛苦苦存下的积蓄,却存进了白军妻子的银行账户,而且从赵丽取钱时的监控视频来看,他是完全自愿将钱取出的。

所以说我们就怀疑赵磊的钱儿,被这个白军给以某种理由给骗取了。

警方将掌握了大量证据,展示,给白军。白军眼看无法再继续抵赖,承认了赵丽的失踪与她有关。

并且此时赵丽已经不在人世,真正的嘴己就把实说说到底是四人,不是说他自己四了三人,希望把它黑。

这是我说的实话,我原计方就不见说这行话说的话说成我当是真当,都是故意杀人的。

白军说,他和赵丽两年前在延安打工的时候,相识年轻又有气质,并且还是单身的赵丽让白军动了心。

即使白军已经有了家庭,但是他还是无法自拔。跟你说实话啊,我老婆长得啊没有人家漂亮。

嗯,这就是个坏良心的同时,盐场老乡让他们两人有了很多共同话题,白俊也时常会对赵丽嘘寒问暖,或者给予一些经济上的帮助。

渐渐的赵吏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心,他心情常不好,他就是给人家推的,就是长笑,就是就就没有反恼那种感觉,他就是是常常把他逗戏了,从相遇相知到相爱,两人最终生活在了一起。

不过此时,赵丽并不知道白军的婚姻状况相处一段时间后,白军告诉赵丽自己有妻子,而且还有两个孩子。

但是在长期单身的赵丽心里还没能拒绝这段久违的恋情。他开始要求白军离婚,然后跟他一起组建一个新的家庭。

那次我真的其实就是感觉到可搞笑了,我真真正正的就是叫了说是我愿意跟他结婚了,嗯,真的都和他都商量好了呃,都给他做过保障,整个都要对他的女子好,他对我儿子好。

关于离婚,白军非常爽快的答应了赵丽,而且白军对于两人的未来也有了美好的憧憬。

因为在盐城开个家电门市,呃,小家电门市就是说个卖这个便电器这这一类型的呃开始店夜门市呃,咋是叫我在外省套,他把我们照顾住你,这其真的好像对于此时的赵丽来说,自己的生活似乎即将翻开新的一页。

但是他没想到白军要想和结发妻子离婚,其实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我老婆对我其实很好,我有说最奇怪的地方。嗯,每到晚上我回家啊,我要出去回去后啊,老婆都给我打洗洗脚睡。

哎,我要和你离婚呢,没有理由嘛,是吧?嗯,实际上好好可能过了二十来年了,意思是要选择什么,没有说什么,尽管没有合理的借口,但是白军此时心里只有离婚的念头。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可以说是不择手段。那天我自己脑壳都打压过其他男人就是打压啊,我就准备偷的记住啊,抓住个就是为了找理由的。

好,离婚就是我就就这么下讲,我我为了创肯定就做了这这两辈子的事。

不过,对于老实本分的白军妻子来说,白军的这一招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二零一五年春节后,赵丽开始催促白军尽快离婚,无奈的白军将自己的苦衷告诉了赵丽,并说如果自己决然离婚,妻子和孩子就没有了生活来源。

此时的赵丽已经觉得自己没有了退路,她无论如何也要跟这个男人结婚。

赵例给别就是说他就这么多积蓄,他全部给你,你把家里四百平,你把你和你婆一离婚,咱们俩过,咱们俩好好过。

二零一五年三月,赵丽芬多次把自己六万元的积蓄取了出来,全部交给了白军。

她原本以为自己所付出的这一切能够成为白军和妻子离婚的催化剂。

但是很快,赵丽就发现他的愿望竟然落空了,他把这个钱并没有用于呃和妻子这个离婚这个事情上反而是给自己购置了这个农用三轮车只给了自己妻子三万元,但是也没有说这个离婚的事情,看到白军并没有和妻子离婚的意思。

赵丽非常生气,他决定要找白军讨个说法。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一日,两人相约在延长县白家川村见面见面后,赵丽上了白军的农用车期间,白军不断的给赵丽说好话,并承诺自己一定离婚,这才使赵丽的情绪平复下来,然后两人驾车来到了安沟乡的这家小旅馆,在指认现场时,一走进两人住过的这个房间,白军突然开始情绪失控。

就这个呢青儿青儿在张床上睡的了,你在哪张床上睡的了,你在这边上白军和赵丽在这里住了两个晚上,恰好还赶上了白军,过生日后边干什么呢?

走路,这你好好,三月二十三日上午,白军和赵丽离开了安沟乡白军,打算先把赵丽送回县城,然后再自己回家。

可是赵丽却坚持要去见白军的父母。那天是他他他不说了,等我跑了这么长时间了,他见了爸爸面对赵丽的这一要求,白军当然不会答应,两人就在路边吵了起来,真的好,真的大声喝台了,那个往后看他都不揍,那是那一大盘的字,你不怕丢人恶怕了。

其实呢是吓唬咧咧,我就把镜子开始走开,白军把车开出去十几米远,然后又倒了回来。

这时他看到了让他吃惊的一幕。他转身以后就看到这个赵丽从身上拿出来一个东西就往嘴里吃。

他当时也不知道什么东西,然后就塞轮停下就到了,跟前到跟前以后,把这个一打手上一打以后地下掉掉了,掉下两个那个小小药片。

我问他的车上,他说是四不六四老板,你有便宜的,他是这么说,白军赶紧把赵丽扶上了农用车,然后继续行驶在山路上。

没过多久,白军就发现赵丽的意识出现了异常,赵磊就感觉和睡着了一样。

三轮车上坡的时候,赵磊身子朝后仰下坡时候,身子朝前压叫声也不答应。

这就是说是他当时认为赵磊就死了。当时,白军想赶紧找人帮忙救治赵吏。

可是他们身处大山深处,好不容易找到了路边的一户人家,却发现这一排废弃的窑洞早已不住人了。

此时白军突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很适合的大跟人,你家人没办法交代。

所以那天就是等我又想咱说呢,就是怕弄那些。当时他就看着你那老表和县,你还就想想了,哎呀,特别隐瞒,这司马字都没了,这谁对不起,下个之地,只有我一个字,真的是白军将赵例拖到了一片松树林里,然后将这个他深爱的女人掩埋在了这里。

作案之后,白军拿走了赵丽的手机等随身物品。为了将这些财产据为己有,同时又担心日后警察找上门来。

海军特意在县城的南山公园上演了一出自己捡到手机的把戏,他就有一天他就正好在呃广场上转的时候,碰见他两个邻居在那儿广场坐着闲聊,他就过去把这个手机拿出来给他邻居看,说是你看我捡的这么一部手机,邻居也记住这件事了。

后来这就是这这件事,确实也误导了咱民警的侦查方向。

白军落网之后,办案民警面对的另一个挑战,就是赵丽吞下的那些白色药片究竟是什么物质?

为何能让赵丽突然昏迷?为了揭开真相,警方对相关证据进行了化验分析。

检验以后发现这个就是赵例的这个卫内文物部分的这个也定成分。

这个量经过咱们们了解以后,就是和专家讨论以后,这个量只是洪水量就是可以是洪水,但是离这个致死量还是非常远不止如此。

也就是说赵丽的死亡并非是因为她吃了安定片,那么她真正的死因又会是什么呢?

通过刑事技术鉴定和专家会诊,一直认为重物死亡器也没去懂事。

这些事白军的行为给两个家庭带来了难以弥补的伤痕。

赵丽的女儿失去了母亲,而白军的妻子也突然没了经济来源,他和孩子的生活陷入了困境,热且几个月星期三百,他五百百二八十,就多人给我花了。

或者这就是说这时间长了,不是一天两天,你先拿得这十一天点活,你把你补了就呗。

再就是你这车又不是不谈的日子呢?过好过好了,就是吃都把你吃了,我的事就对了。

赵吏怎么都没有想到,白军这个他眼中的爱人竟亲手结束了他的生命。

白军和赵丽这两个原本应该在属于自己的轨道上,生活的人却抛却了伦理道德和家庭责任走在了一起。

正是因为他们的自私和冲动,给两个家庭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目前,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在对此案进行审理。如果您想了解更多的法制资讯,可以在微博或者微信中搜索一线,关注我们官方账号,这里是一线,我是陆晨,明天同一时间再见。

嗯,我又回来。


上一篇:《一线》 20160109 背叛

下一篇:[晨光新视界]贵州黔南:男子充当私人侦探 非法倒卖个人信息 20130122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更多服务: 青岛侦探调查 青岛插足者侦探调查 青岛第三者侦探调查 青岛婚后出轨侦探调查 青岛婚后外遇侦探调查 青岛婚前出轨侦探调查 青岛婚前外遇侦探调查 青岛婚内外遇侦探调查 青岛婚外出轨侦探调查 青岛婚内出轨侦探调查 青岛婚姻出轨侦探调查 青岛婚姻外遇侦探调查 青岛出轨侦探调查 青岛外遇侦探调查 青岛婚姻侦探调查 青岛侦探 青岛外遇侦探 青岛出轨侦探 青岛婚姻外遇侦探 青岛婚姻出轨侦探 青岛婚内出轨侦探 青岛婚外出轨侦探 青岛婚内外遇侦探 青岛婚前外遇侦探 青岛婚前出轨侦探 青岛婚后外遇侦探 青岛婚后出轨侦探 青岛第三者侦探 青岛插足者侦探 青岛婚后出轨侦查 青岛婚后外遇侦查 青岛婚前出轨侦查 青岛婚前外遇侦查 青岛婚内外遇侦查 青岛婚外出轨侦查 青岛婚内出轨侦查 青岛婚姻出轨侦查 青岛婚姻外遇侦查 青岛出轨侦查 青岛外遇侦查 青岛婚姻侦查 青岛插足者侦查机构 青岛第三者侦查机构 青岛婚后出轨侦查机构 青岛婚后外遇侦查机构 青岛婚前出轨侦查机构 青岛婚前外遇侦查机构 青岛婚内外遇侦查机构 青岛婚外出轨侦查机构 青岛婚内出轨侦查机构 青岛婚姻出轨侦查机构 青岛婚姻外遇侦查机构 青岛出轨侦查机构 青岛外遇侦查机构 青岛婚姻侦查机构 青岛调查 青岛婚内外遇调查机构 青岛婚前外遇调查机构 青岛婚前出轨调查机构 青岛婚后外遇调查机构 青岛婚后出轨调查机构 青岛第三者调查机构 青岛插足者调查机构 青岛婚姻调查 青岛外遇调查 青岛出轨调查 青岛婚姻外遇调查 青岛婚姻出轨调查 青岛婚内出轨调查 青岛婚外出轨调查 青岛婚内外遇调查 青岛婚前外遇调查 青岛婚前出轨调查 青岛婚后外遇调查 青岛婚后出轨调查 青岛第三者调查 青岛插足者调查 青岛婚姻侦探 青岛婚外出轨调查机构 青岛婚内出轨调查机构 青岛婚姻出轨调查机构 青岛婚姻外遇调查机构 青岛出轨调查机构 青岛外遇调查机构 青岛婚姻调查机构 青岛插足者侦查 青岛第三者侦查 青岛插足者私人调查 青岛第三者私人调查 青岛婚后出轨私人调查 青岛婚后外遇私人调查 青岛婚前出轨私人调查 青岛婚前外遇私人调查 青岛婚内外遇私人调查 青岛婚外出轨私人调查 青岛婚内出轨私人调查 青岛婚姻出轨私人调查 青岛婚姻外遇私人调查 青岛出轨私人调查 青岛外遇私人调查 青岛婚姻私人调查 青岛插足者私家调查 青岛第三者私家调查 青岛婚后出轨私家调查 青岛婚后外遇私家调查 青岛婚前出轨私家调查 青岛婚前外遇私家调查 青岛婚内外遇私家调查 青岛婚外出轨私家调查 青岛婚内出轨私家调查 青岛婚姻出轨私家调查 青岛婚姻外遇私家调查 青岛出轨私家调查 青岛外遇私家调查 青岛婚姻私家调查 青岛跟踪调查 青岛企业调查 青岛背景调查 青岛职业调查 青岛市场调查 青岛竞争对手调查 青岛寻人调查 青岛找人调查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